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
賞玉新聞

《碧玉的俄羅斯發現之旅》

日期:2016年11月11日 13:22

方舟生存手机版下载中文 www.zvoar.icu   碧玉是今年玉雕界的大熱門,它在中國新疆、俄羅斯、新西蘭、加拿大都有出產。這里講述的是一位中國探險家首次踏入俄羅斯的尋玉之旅 , 作為這段神奇經歷的聆聽者,你將跟隨作者一同在俄羅斯廣袤的密林中披荊斬棘,經歷心跳的冰河歷險,共同體味尋玉采玉的艱辛。

 

 

  碧玉是今年玉雕界的大熱門,它在中國新疆、俄羅斯、新西蘭、加拿大都有出產。這里講述的是一位中國探險家首次踏入俄羅斯的尋玉之旅 , 作為這段神奇經歷的聆聽者,你將跟隨作者一同在俄羅斯廣袤的密林中披荊斬棘,經歷心跳的冰河歷險,共同體味尋玉采玉的艱辛,也會對玉石之美有新的領悟:玉石的魅力,是對人與自然角力的最佳頌贊!

  歷經滄海桑田的地質變遷,再布里亞特的高山之巔鋪就了一條碧玉之路

 

 

  俄羅斯的碧玉主要產自貝加爾湖東南的 Sayan 山脈。貝加爾湖是世界上最深的淡水湖,最深處 達1637 米,湖面面積達 31500 平方公里。湖的最長跨度達 636 公里,據科學考察,它已經存在了 2500 萬年。這里有約 3500 種生物,很多物種保留了極其原始的面貌。

  貝加爾湖離西伯利亞首府伊爾庫茨克約 2 小時車程,遠在貝加爾湖對岸的茫茫大山便是世界著名的薩揚 (Sayan)山脈。它長年積雪,即使在炎熱的夏天,從貝加爾湖岸遠眺仍可看到山脊上的皚皚白雪。然而,這座遙遠而神秘的山脈卻蘊藏著神秘而巨大的碧玉和白玉資源。

 

 

  前蘇聯解體不久,俄羅斯剛剛開始實行政治與經濟的改革,其國營企業及私營企業都向海外尋求融資。就在1998 年的夏天,我應西伯利亞礦務公司(Sibingeologia)的邀請,從新西蘭到西伯利亞考察及商談合作開礦事宜。當我踏上了勘探西伯利亞礦山的征途,從此便與薩揚(Sayan)山脈結 下不解之緣,幾乎每年都必須到西伯 利亞看望它一次!

  出發 , 迎著貝加爾湖的朝陽

  這年夏天特別炎熱,但貝加爾湖卻涼風習習,來貝加爾湖避暑的人特別多。經初步商議決定由前西伯利亞 探礦隊隊長 Sasha Sekerine 帶隊,我們 一行 8 人包括我和 Mark Sekerine(地質工程師兼英文翻譯),另 3 位經驗 豐富的野外勘探地質工程師(其中一 位為向導),同行的兩位前蘇聯陸軍退役的大型卡車司機。為了保證勘探隊的安全,他們弄了2 輛陸戰隊退役的越野卡車,1 輛載人的吉普車,并預備了足夠 8 人用 15 天的糧食和高純度的伏特加酒。伏特加酒足足有 10 大箱,比糧食還多,我當時十分不解,并擔心此次與酒鬼同行是否會出問題。Sasha 隊長很認真地告訴我,山里的氣溫很低,伏特加比面包更有用!

 

 

  我們選擇了一個陽光燦爛的早上出發。10 點左右已到達貝加爾湖邊,只見貝加爾湖水碧綠清澈,水草茂盛,并可清晰地看見魚兒水中嬉戲。遠望湖的另一側則煙波渺渺,一片浩瀚,不見邊際。車子繞著湖邊的曲徑盤行了約 5 小時后到達了俄羅斯聯邦的布里亞特共和國(Buryat of the Russian)。這里是一片遼闊的牧區成群的牛羊在吃草,馬兒在奔跑嬉戲,一派與世無爭的安逸景象,仿佛進入傳說中的伊甸園。Sasha 指著草原的邊際巍峨的山脈說,那就是薩揚(Sayan)山脈。在山腳下可模糊地看到一條飄渺的 銀絲帶,真有點像天上銀河。 Sasha 說那就是薩揚(Sayan)山脈在夏天溶雪所形成的河流,我們就是要 到河流的盡頭處尋找碧玉樣本。

 

 

  雪線以上的薩揚(Sayan)山脈

  格列山口專門用于救援的大馬力牽引車

  幾小時后,車子把草原和羊群遠遠地甩在后面,并沿著山腳下的河索道而上。傍晚七時左右,車子在河邊的一處懸崖下停下,Sasha 隊長神情嚴 肅地對我說,這里是進山的要塞,我們必須先拜祭山神才能進山。果然在懸崖底下有一座破舊的蒙古涼,涼亭里有一張石板祭臺。

  (多虧了這些從俄羅斯軍隊退役下來的越野車,我們才能一路所向披靡)

  我們從車上拿來面包、腌肉、伏特加和香煙等,畢恭畢敬地放在祭臺上拜祭。他們說涼亭是蒙古人的祖先設下的,山神十分靈驗,拜祭后可保佑平安。很多蒙古人在當地生活,以放牧為生,據說他們都是當年成吉思汗的后裔。 祭完山神,迅速上路。我們車子轉過了山口進入河床繼續前行,但這里與之前走過來的河道卻有天壤之別。兩邊懸崖峭壁直插云霄,巨石懸 于半空,他們說下暴雨時經常造成坍 塌,話還沒說完,突然后面轟隆一聲,十多米遠的地方掉下一塊幾十噸的巨 石。隊長說那是因為我們的車輛走過 時因振動而崩塌。河床上遍布的橫七 豎八的亂石就是從懸崖上掉下來的,有的經過千百年的洪水洗刷已變成鵝卵石,有的仍四面獠牙猙獰可怕, 明 顯是最近才掉下來的。我們的車輛就 像過地雷陣一樣,在河床的巨礫中繞 行,較高的吉普車底盤也經常被石塊頂住,坐在車上猶如跳霹靂舞,我真擔心一不小心車子會就被石頭卡死。車子就這樣緩慢地爬行了差不多三個小時,已是傍晚十點,才走了二十多公里。天色開始變黑,朦朧中可見到 前面有炊煙,這里是我們可以看到人煙的最后一站,今晚便要在此借宿。車子在靠近小木屋的平地上停下,木屋里走出兩位牧民,Sasha 與他們寒暄 一下便叫其他隊員從車上搬一些吃的東西進去。我也跟著去吉普車的后備 廂里拿我的簡易行李,剛拿開幾個睡袋,忽地發現下面露出幾支長槍和兩支在電影里見過的俄軍用的 AK47, 我一下子愣在那里。翻譯看我害怕的神情馬上向我解釋,那些武器都是為 了對付山里的野獸準備的??笄鋝子?,白玉在俄羅斯可以很容易地換取美金,有黑幫專門劫掠山里的采玉人,因為劫采玉人比打劫城里人的收 獲要豐厚得多,白玉比盧布要值錢得多!但是碧玉仍沒多少人問津。黑 夜中寒氣逼人,饑腸轆轆,簡陋的小木屋和伏特加給我們送來了真正的溫暖。

 

 

  俄羅斯領隊與向導在進山之前,作者(站立者)和勘探隊員拜祭完山神后愉快的野餐

  驚險的渡河之旅

  第二天我們起了個大早,我走出屋外只見草地復蓋著白色的霜花,在盛夏的八月,山里卻似嚴冬。但山野里的空氣分外清新,朦朧可見這片 牧區是一條狹長的草原。前面沿著兩 側山腳延伸,后面則被我們剛走過的山口要塞堵住。牧民說正是因為此處的特殊地理環境而選擇在此放牧羊和馬,不需任何圍欄,馬兒可自由奔跑于曠野上,因為出口被懸崖及怪石嶙峋的河流擋住了。這里放養的都是正宗的蒙古馬。這些馬擅長奔跑及跨越障礙物,在賽馬市場上能賣得好價錢。他帶我們到馬柵選了六匹深棕色的高頭大馬,Sasha 說是因為礦區周邊實際上沒有車輛可走的路,必須租這些馬代勞。又說今天必須把吉普車留在這里,因為今天開始已經沒有吉普車可走的“路”,吉普車留在這里作為與市區的中轉,充當緊急救援之用。隊員們把吉普車上的輕武器和急救箱搬到大卡車上,我也轉到大卡車上,向導和另兩位隊員騎馬帶著馬隊 在前面引路。我們向著遠處的山口走去,車輛跟著馬隊左轉右拐,時而跨過小河,時而穿越雜草叢生的西伯利亞森林。然而,馬兒走的路徑卡車不一定可以走,卡車經常被樹干撞得吱啞作響,車身搖晃。不過這畢竟是前蘇聯的野戰運輸車,卡車可輕松地把兩只碗口粗的松樹扳倒在車輪底下。 穿越了幾片松林之后,卡車已是滿身掛彩。

  越野車砸在沒過車輪的河流中跋涉

  中午時分,我們在一條河流前面停了下來。向導說為了節省時間,縮短距離,我們必須從這里過河。因為河流是倒S 形走向,如果沿河走會令我們損失整整兩天的時間。我目測了一下河面,估計水面有近 50 米寬,但卻很難看清河中央的深度。稍作休整后,向導趕著一匹馬往河里試水。馬才踏入河面十多米,水已淹沒馬肚, 馬轉身走回了岸邊,估計那里的河水太深了,馬也過不了。我走到馬的身 邊粗略測量了一下,馬兒的肩膀已過我肩膀,馬高應該有 1.5 米以上。向導又轉換了幾處航線,第四次,向導脫掉外衣褲跨到馬背上,我們發現馬到河中間,水面剛淹到馬的上半生,馬身在水里搖晃了一下,我們都愣住了,只見向導牽起馬頭使勁地往前走了幾步,馬兒過了河中央,只聽烏鬃馬馬吼叫了一聲終于到達了對岸。大家終于松了一口氣,隊長馬上把過河的線路標志下來。隊員們依此路線先把馬隊趕到對岸,最后輪到卡車了,我想馬過河的位置水深應有 1.5 米,汽車可能還沒到河中間就會死火了。當我很疑惑的問翻譯時,他大笑,并很自豪地指著車頭頂上的排氣管說,只要水不淹到排氣管, 車都可以過去。他要脫掉鞋子和襪子,并盡量卷起褲筒,我十分不解,問他為什么,他只說你等下就會明白。

 

 

  司機很仔細地查看了汽車的發動,并重復地試了幾次啟動和熄火,確信發動機無恙后就把車沿著剛才馬匹過河的路線駛過去?;共壞膠又醒?,已可以明顯地感覺到水的阻力和浮力,我坐在車子上倒更像坐船的感覺。想馬過河的位置水深應有 1.5 米,汽 覺。因為河床底下都是凹凸不平的石塊,車子的軸距遠遠大于馬腿之間的間距,馬可以踏過去的車不一定聚能跨過去。司機小心翼翼地向前駛去差不多到河中央,可能是因為車輪踏在落差很大的不同石塊上,我感覺到車身重重地搖晃了一下,差一點就側翻到,水一下子就涌進了駕駛室內。司機緊握方向盤猛地踩了一下油,車子終于越過了河的深水區,我倒吸了一口氣,這時才發現水已經淹過駕駛室的座位,我卷起的褲筒也被弄濕了,這才明白為什么翻譯要我脫掉鞋子!車終于安全到岸,不久,另一輛車野跟著我們安全到達了。一路上靠著人與馬的密切配合跨越河流無數,多少次感覺壓過河底的巨石,即使是軍用越野車也感覺隨時會顛覆,所幸都是有驚無險。屈指一數,今天是我們行程的第三天了,我們已成功過了山的要塞及兩處深水河流。我迫不及待地問Sasha隊長離礦區還有多遠,他說如果路上沒意外的話還需要兩只三天才可抵達碧玉礦區,但前面已沒有深水區了!

  Ospa礦的高山積水 越野車好像船一樣,慢慢摸索著渡河

  簡陋的小木屋就是每年勘探隊進山“安營扎寨”的地方

  盛夏在冰點向雪線跋涉

  隊伍稍作休整,把馬匹喂飽,隊員要盡量地多吃一點。Sasha 隊長指著 遠處朦朧可見的棕色山脈說,我們天黑之前必須抵達那里的山口,要爭分 奪秒,中午也不能停下用餐了。翻譯向我們解釋,昨天走過的森林是處于兩條山脈之間的低洼地,下暴雨時會 被淹沒,里面到處都是陷阱,河流星 羅棋布,縱橫交錯。路上功勞最大的 算是工兵組的“刀斧手”了,他們既是司機,駕馭著卡車左沖右突,必要 時又把擋道的大樹砍倒。天還沒黑, 我們的隊伍已接近那棕色的山口。我環視了一下四周,峰巒疊起,遠處是白皚皚的雪峰。但與今天越過的山巒 不同的是這里的林木只長到半山腰, 以上只見棕紅的泥土和亂石,沒有任 何樹木!原來這就是地理學所說的雪 線。向導說因西伯利亞天氣太冷,雪 線以上的山巒每年有 9 個月是被冰雪 覆蓋,只在 7、8、9 三個月冰雪才會融化,露出山脊。因為這山巒是夾在 兩側高聳的山峰之間,故早上從遠處 眺望似乎是一處山口,起碼離山腳有 1000 米高而海拔則在 3000 米以上。山坡斜度超過 45 度,兩側的山峰形如刀削直插云霄,向導說這是進入礦區唯一的通道,這就是格列山口,勘探車輛就曾經從這山口翻落山腳,真是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啊!隊長與隊員議論了一下,決定馬上登山,因為 西伯利亞的高山地區天氣變化莫測, 經常朝晴晚雨,雪線以上下雨很快就 變成下雪,雪線以上的氣溫晚上會驟 降到 0℃以下,下雨就會形成冰層, 車輛將無法攀上斜坡。為了安全,隊長讓我下車跟著馬隊先步行登山,80 分鐘后我喘著粗氣和馬隊在山頂的一 小處平地上停了下來,往下眺望我原 先坐的卡車已盤行至雪線位置,原來 龐大的卡車遠看就像一只小烏龜在爬行。過了雪線山坡變得越來越陡峭,“小烏龜”好幾次停了下來,也好幾次向后滑行,大約傍晚 8 點半,這卡車終于到達山頂!第一輛卡車爬上了 山頂,山腳下的那輛才開始爬行,翻譯說那是為了避免萬一第一輛車無法 成功攀上山頂而必須退回山腳,也防 止第一輛車翻落而撞到第二輛車,循 著第一輛車卡走過的軌跡,第二輛車 的爬行明顯地暢快了許多,晚上十點 左右,它也到達了山頂,隊長決定在 山頂的平地上扎營及晚餐,我們為第 三天的完美行程大喝了一頓。

 

 

  趕了一天路,一頓美味的野餐是對隊員們最好的犒勞。

  第四天早上,我們從山頂往左前方下降了約 300 米,便開始沿著雪線向薩揚(Sayan)山脈的東南方繼續推進。今天山路與昨天不同,樹木稀疏,那是因為雪線區域寒冷所致。雪線以 上山路則是棕色的,好像被火燒焦過。右側高聳的山峰上仍然復蓋著皚皚白雪。車外的氣溫明顯的比昨天低好幾度,我用野外的溫度計測試 , 基本就 在 0 3℃之間,偶爾看到山上的積 水都是冰層。雖然樹木稀疏了,但車 輛卻必須在陡峭的半山腰蛇行,一路上難見鳥跡。偶爾看見幾只巨大的烏 鴉在上空盤旋,但樹木里卻經常見到野兔成群,小松鼠在樹上跳來跳去。 我們的隊伍時而越上雪線、時而又盤下鉆進松林,傍晚 9 時我們到達了一 片較為開闊的山坡,向導示意我們停下??ǔ倒乇輾⒍?,山里更顯得寂靜。我清晰地聽到附近潺潺流水的 聲音。向導和隊長帶著兩名隊員拿著 輕武器在附近轉了一個圈后回來了,他指揮隊伍循著流水聲的方向走了半小時左右,就在一條小山澗旁的坡地 上扎營。但這次扎營隊長要兩輛卡車 把馬匹夾在中間,并讓工兵組的刀斧手砍樹把馬匹及我們的帳篷圍起來。 原來這里有野狼和黑熊出沒,之前他們到此勘探時就差一點受襲。晚上氣溫已降到 0℃以下,我們圍著篝火喝起了伏特加,這時我才真正體會到伏 特加比面包要好用,幾杯下去心里就 暖起來,但隊長只讓司機喝了三杯就 不準喝了,因為司機晚上要通宵值班 負責安全保衛,所有的槍都子彈上膛, 隨時應付野狼和黑熊。隊長說明天就 以此營寨為基地,司機白天休息,我們騎馬到周邊勘探。

 

 

  進入礦區,發現15噸重的巨大碧玉子料

  第五天,我們把卡車留在營地分 成兩個小分隊,由馬匹馱上簡易裝備,隊長帶我先去考察 Ospa 舊礦區。我們在布滿荊棘的松林里穿行,3 小時 后來到了一個陡峭險峻的山口,隊長 指著山谷深處說那就是 Ospa 碧玉礦,細看這山谷深深凹下如“V”字形,被兩側峭如刀削的山峰圍攏,山谷里有一個湛藍的積水湖,兩側焦黃的山峰倒影水中。真是“上山容易下山難” 啊,我們小心翼翼地沿著峭壁以“之” 字形盤旋下行,稍不留神就會翻落山谷,馬匹多次卻步嘶叫,聲音在山谷 里久久回響。好不容易我們用了一個 多小時才到達山谷,細看這山谷實際是處于兩側山體的狹長帶,最寬處也只有幾十米,地上亂石嶙峋,偶爾 看到綠色的那就是碧玉。地上的積水 仍呈冰層,隊長說這碧玉礦之前一直 由一個國營 BQS 玉器公司開采,已挖了十多年,很多地方已向下挖了十多米深,挖過的地方下雨后都會積水成 冰,深處的冰在夏天也難溶化,因礦 脈一直向谷底延伸,并夾在兩側山體 之間,故極難開采,我們就在這山谷 里轉了半天,好不容易敲到幾塊碧玉 樣本才班師回營。

 

 

 

  第 6 天早上,我和隊長的小分隊向著薩揚(Sayan)山脈的東面高峰出 發,今天我們一直在雪線上方盤行,隊員和馬匹都顯得比昨天吃力得多。 將近中午時分,我們越過幾座山峰再轉入一個山口,只見前面白云底下有 一個座略顯圓形的山峰,山峰的一側有凸起的參差不齊的亂石。Sasha 指著 那片亂石說,那就是他們發現的哥力哥爾(Gorlik-gol)碧玉礦,是我們要合作開發的礦山。聽到碧玉礦山,我頓時熱血沸騰,快馬加鞭趕到那里。 很明顯這是一座原生礦(俗稱山料),細看凸出來的亂石,并用鐵錘敲擊,其中有碧玉,還有大量的蛇紋石。憑經驗我可以評估這礦區能開出大塊的 碧玉毛料,那是制作大型器皿難得的材料,看到碧玉我一下子把路上的疲 憊和饑餓拋在腦后,我拿著大鐵錘盡 情地敲擊每一塊突出的石頭,每每敲到碧玉清翠的聲音都令我備感振奮,第6 天的行程在亢奮中結束。

  第7 天至第 10 天,根據 Gorlik-gol 礦帶的地理環境,我們推測周邊的 河流可能存在其原生礦沖涮而形成的 子料。我們分成 2 個小組以地毯式搜 索周邊 100 公里范圍內的所有河流, 終于在第 10 天在離基地約 85 公里外 的一條山澗發現一塊約 15 噸重的巨大碧玉子料!此發現令我們全隊都熱血沸騰,興奮之余當晚竟把帶來的伏特加一喝而光!

 

 

  Gorlik-gol礦區一瞥

  盛夏的季節,越野車吃力地在雪線上跋涉。

  第 11 天,我們因耗盡了伏特加和 因糧食不足而開始撤出礦區,并于第 14 天安全返回伊爾庫茨克。

  第二年,也就是 1999 年,為了節省進山的時間,我們租用一架退役的 前蘇聯直升飛機。飛機在飛到半路上突然亮起紅燈并發出燃油將耗盡的警 報,原來機師在出發前喝多了而忘記了加滿油,直升飛機被迫在松林和峭 壁之間降落,因條件惡劣而幾乎墜毀。自此之后我不敢再坐俄羅斯人開的直 升機。同年我們開始投入商業開采哥 力哥爾(Gorlik-gol)礦,至 2010 年,哥力哥爾(10 號料)和奧斯泊(7 號料)兩礦脈已基本耗盡。今年(2011 年) 8 月我再進礦時已所剩無幾,眨眼 10 年之間我目睹兩座礦山漸漸消失在地 球上!

 

 

  在俄羅斯采玉 , 大塊的玉石是無法在當年運 出山的。第一年發現玉石之后,要在玉石上 打孔 , 埋下膨脹劑 , 利用一年里的溫差變化, 將玉石慢慢撐介裂。文中這塊 15 噸重的碧玉大子料出山的故事,ChinaGems 將在今后的“寶石地理”中為你講述,敬請期待!

 

所屬類別: 賞玉文化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